• 2022年8月19日

美国大西洋理事会主席肯普:西方能否逆转影响力衰落轨迹(3)

二战后,美国及其伙伴明显地更为成功,通过马歇尔计划以及诸如联合国、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北约、欧盟等新的多边机构,它们建立了最后被称为“自由主义国际秩序”的东西。

第三次努力出现在西方取得冷战“胜利”后。北约得到扩大,欧盟扩张,而且看起来在一段时间里,二战后及冷战期间在西方形成的规则、惯例和制度,可以同化和引导一种扩张的“国际秩序”。

美国的外交政策领导作用极少始终如一,但在二战后明显做到了这一点,并一直保持到冷战结束。此后,矛盾的现象有所加剧。显著的例子就是前总统贝拉克奥巴马的“从后面领导”,以及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美国优先”。二者都以各自的方式告别了前总统哈里杜鲁门,以及他所建立和拥抱的后二战体系和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

在中东,曾是我们最亲密盟国的沙特和阿联酋等国家现在正在两面下注。除了在伊朗问题上的分歧之外,前总统特朗普无法接受自己的选举失败也将在我们的朋友中引发对于美国政治体制持久性和美国外交政策连贯性的怀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