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年8月12日

【新秀列传】只打5场比赛的加兰如何成为5号新秀

在2019年选秀大会开始前,其实前三顺位的球员已经没有悬念,锡安威廉姆斯、贾莫兰德和R.J.巴雷特早早得到了球队的许诺,锁定了自己的顺位。这三个年轻人的实力是他们获得这个位置的基础,所以很多人也把2019届称为“三人选秀”。

那么,其他参加选秀的球员会作何感想呢?在第五顺位被骑士选中的后卫达柳斯加兰就直言不讳地说:“这会激励我,让我将自己提高到更高的级别上。”因为在加兰看来,他之所以错失了在选秀中进入前三的机会,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此前的大学赛季遭遇了膝盖伤病,导致他整年只打了5场比赛。

但也就是这5场比赛,让加兰给很多人都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因为在这5场比赛里,加兰一共出手了23个三分球,命中了11球。如果再考虑到他有些瘦削的身材、极为华丽的控球技巧,以及覆盖几乎整个半场的投篮范围,很多人都会拿他跟两位已经在NBA成名的后卫做对比——斯蒂芬库里和达米安利拉德。

但是,19岁的加兰没有库里那样在NCAA赛场上的传奇表演,也没有利拉德四年稳健前进的履历,但他具备的自信,可能会成为他在NBA赛场上前进的最大武器。“我是一个自信的家伙,”加兰说:“我永远不会说谁比我更强。”

在2019年NBA选秀大会的现场,欢呼声可谓时此起彼伏。获得最高分贝欢呼声的人,毫无疑问是状元郎锡安威廉姆森。紧随其后的就是探花秀巴雷特,因为他是尼克斯选中的新秀,而选秀大会正是在纽约举办,挑剔的纽约球迷早就对巴雷特心有所属,自然为他的到来而欢欣鼓舞。

接着,现场第三个高潮,就出现在第五顺位。当亚当肖华走上台,宣布其实选中加兰的时候,现场欢呼声立刻响起。虽然没有锡安和巴雷特那样“声势浩大”,但这份欢呼声贵在“集中”。这欢呼声来自加兰的亲友团,人数超过了60人。

“他们大家都来跟我分享这个时刻的欢乐,真的是太疯狂了。他们好多人都从很远的地方赶来,这真的是对我意味良多,”加兰说,“甚至我祖母都来了,她今年可以已经85岁了。”

在“亲友团人数”方面,一项以数据严谨著称的NBA也没有过官方统计。很多人都还记得,在2014年,当时状元秀的热门人选唐斯,就带了很多的家人来到了巴克莱中心。虽然没有明确的数字,但唐斯当年的亲友团,可能没有像加兰这样达到了62位。他们中绝大多数都来自印第安纳州的加雷市,那里是加兰出生的地方。另外,还有来自全美各地的加兰的朋友和队友们。

就是在他们的注视下,加兰接过了印有骑士标志的帽子,走上台与肖华握手。对于能够加盟骑士,加兰德非常高兴,除了能够跟新队友塞克斯顿组成一对火力十足的后场双人组外,他更高兴的是克利夫兰距离自己的老家加雷,开车只有4个半小时的路程。

“希望他们62个人到时候都能来(看我的首场NBA比赛),”加兰高兴地说。

而在所有的家人当中,情绪最激动的就要属加兰的妈妈了。菲利西亚加兰在儿子登上舞台之前,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自从去年11月24号他受伤倒下之后,我们已经不知道哭了多少次了,”菲利西亚说,“今天我们又哭了,当时我们大家的情绪真的是五味杂陈。”

情绪同样激动的,还有加兰的爸爸温斯顿加兰。“我们在加雷的家人和朋友们,都是我们生命中重要的组成部分,”温斯顿加兰说,“后来我们搬到纳什维尔,那里也有很多人热情地欢迎了我们,他们同样是我们生命中重要的组成部分。让我感动的是,从那里来纽约并不便宜,但他们还是愿意过来,这对我们和对达柳斯来说,都意义深远。”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