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年8月19日

迈尔斯的尴尬(国际随笔)

新近出版的英国《经济学家》杂志刊登了一幅政治漫画,描绘的内容是:美国总统布什提名的最高法院官候选人哈丽特·迈尔斯女士手拿鲜花在最高法院的大门前翩翩起舞。画面上,除了布什,没有人为迈尔斯的表演喝彩,使人不禁联想到迈尔斯自被提名以来身处非议和指责的尴尬境地。

迈尔斯的尴尬在于,这项提名并未从在野的中引来一片反对声,而是在共和党和保守派内引起轩然,是典型的后院起火。保守派大亨乔治·威尔在《》上撰文质疑迈尔斯出任官的资格,刻薄地说“如果布什请美国100名有名专家各自提出100个胜任这一要职的人选,迈尔斯多半上不了这万人名单”。新保守主义的另一重要人物查尔斯·克劳特哈默也在同一家报纸上公开要求布什收回这一提名,并像威尔一样毫不客气地称,“在美国芸芸一百多万名律师之中,迈尔斯除了和总统的私交甚深,并无其他出众之处”。

非议之声来自同一战线,矛头直指迈尔斯的能力及与总统的私人关系。那么,迈尔斯是否真的像上述两位大亨所称的那样,在专业造诣上不堪一击呢?有资料显示,迈尔斯虽没有当法官的经验,但拥有法学博士学位,在达拉斯曾有自己的律师事务所,并出任当地律师协会第一位女会长。美国《全国法律杂志》更是多次将她列为全美最有影响力的100名律师之一,足见其并非等闲之辈。

那么,问题是出在任人唯亲的因素上了?美国一直自诩为拥有世界上最完善的民主制度,即建立在行政、司法、立法相互制衡基础上的三权分立制度。美国的建国之父在设计美利坚宪法时,即赋予参议院审核的权力,防止出现因官和总统私交甚好而干扰司法公正性的情况。在这点上,迈尔斯确非合适人选。迈尔斯虽曾是人,但受布什赏识后,改换门庭,从上世纪90年代起成为布什的私人法律顾问。布什两度参加总统大选,迈尔斯鞍前马后立下了汗马功劳,因此在白宫中屡任要职,直至目前的首席法律顾问。迈尔斯是布什心腹,毋庸置疑。

乍一看,来自保守派内部的反对颇有大义灭亲之意,但翻阅近期美国报刊关于此事的报道,发现只有个别参议员从迈尔斯和布什的私人关系角度质疑其难以成为独立法官,保守派人士在抨击布什用人策略“荒唐”时,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大都忽视了这个本来是判断官人选是否合适的原则问题,而是将重点放到迈尔斯对堕胎问题的立场上,指责迈尔斯在这个问题上没有明确的答案。原来,保守派反对的真正原因是对迈尔斯保守派立场的不信任。迈尔斯前的背景,更使一些保守派们担心其一旦成为官后,将重新转向自由派。这样的事在美国历史上也有先例可循。也就是说,如果迈尔斯是个不折不扣的保守派人士,保守派就不会故意贬低其能力,也不会拿她和总统的私交做文章。用《经济学家》文章的话讲,在美国,任人唯亲的政治现象就像美国人爱吃苹果派一样普遍。

迈尔斯的命运将取决于参议院下月对布什这一提名的投票结果。在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里,如果参议员依然纠缠,关心的是迈尔斯在堕胎问题上的立场,而不是根据宪法赋予参议院的作用决定取舍,那么,无论结果如何,届时尴尬的不仅是迈尔斯,恐怕还有美国政治理念和现实之间的巨大落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